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十字路口的麻将桌

今天很早到公司,一边吃早餐,一边居高临下观察十字路口近半个小时。从9楼的高度望下去,是一种与平时开车完全不同的视角。可以观察司机们在混乱中作为一个整体如何反应。每个人细微的决策,又会如何影响整体。这是个很有意思的混沌系统。

上班高峰期间,十字路口两次堵成麻将桌。所谓麻将桌,就是每个方向的直行车流,都顶着另一个方向车流的侧面。4股车流形成了一个像风车一样的结构,就像麻将开局摸牌前的摆法。在我想象中,这样的局面除非交警来,否则无法解开,是个死局。

要知道,今天这个线团缠到最大的状态,单一个方向的车流就堵了3个车道宽,其中还夹杂着几辆公交车和大巴。而挡住它的另一队车流,队尾估计可以一路延伸到下一个红绿灯。

但是意外的是,麻将桌居然在20分钟内自行解开了。不过首先,这样的局面是如何造成的?先是南向北的去向道路堵死,从下一个红绿灯一路堵到这个路口(可以想象同样的事情从下个路口一路传导到这里来,并且也会继续传导到相邻的路口,这就是为什么堵车路段会在导航App上移动和扩散)。当信号灯变绿灯时,南向北的车流继续跟上,堵住路口,把西向东的车流挡住。西向东车流又把北向南车流挡住。然后,关键来了!南向北方向并不是铁板一块,总能时不时往前挪一挪。这一挪就完蛋了。只要车流中有一辆车没跟上,东向西的车流等太久,心情焦急,尤其前排车顶不住后面长龙给他造成的心理压力(哪怕没有任何人鸣笛),明知此举会加重堵车,他依然会插进来。东向西车流被北向南车流挡住,同时又挡住南向北车流。麻将桌正式形成,以一种类似于五行相克的方式父相伤害。

实际上,5分钟后,各个方向的去向道路已经疏通,但这个线团仍然结结实实挡在路口中央。我甚至看到公交车司机探出头来,他视野开阔,试图指挥其他人共同解开线团,但是所有车无动于衷,因为完全动不了。连外卖小哥的电瓶车都穿不过去。

它又是怎么解开的呢?毫无动静10分钟后,每个司机的焦虑情绪逐渐上升。原先在这场博弈中,大家都患得患失,只争不让。过了某个特定时间点,再加上少数人带头行动,所有人的行为忽然发生180度大转弯。大家可能都意识到彼此需要做一些退让,来避免这个双输局面,或者仅仅是因为成本过高等不起了。于是各个方向开始有车右转或掉头,原本直行的车决定绕路。线团半径从3个车道变成2个车道,然后变成1个车道,最后解开。

而且明显可以观察到的是,在线团解开的过程中,司机的行为变得友好了许多。不会在位置处于劣势时强行抢道,也更愿意让落单的车辆先走。心情好的时候人更倾向于合作。

开车是最能体现人本性的场合之一,几乎不怎么需要调动逻辑思考,都凭本能做决策。每个人能接收到的信息又非常有限,只能通过前后左右少量车来判断当前局面。虽然有人的参与,但这更像是一阶混沌,参与者不会去预测结果,即使预测也改变不了什么。在没有任何外部信息输入的情况下,多数人的策略从竞争变为合作,就只发生在短短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内。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奇观,非常有趣。

66
豆芽烧腐竹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