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和各位说声元旦快乐,至关重要的一年终于到来,希望与失望的界限,也许在这一年模糊了。大家或多或少会分出部分精力,停下手中的繁杂,去思考那个无法承受的问题:如果这真是文明的最后岁月,你将如何寻找存在的意义?

昨天听说了一部叫做《三个月亮下的小镇》的美剧,其实是一部以末日临近为背景的伪科幻剧,下一秒随时可能毁灭的世界,还有小镇居民们的古怪生活,更像是最真实生活的写照,而现实中的我们,反倒像是在演戏。姑且我们就作好最坏的打算,将一生全部的欢乐与热情,都在今年用尽,如何?

遗憾的是,我竟让自己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如此平淡与疲惫地度过。朋友、同学的跨年活动,我都推辞了,连续两周没日没夜的加班让我只想尽早钻进被子。生存以上,生活以下的状态,会麻痹人的神经,像中了蛊术的半死人偶,漫无目的地游荡

我有过理想,成为一名设计工作者,甚至都不需要“杰出的”这一定语,但一定要是“快乐的”设计工作者。我没有美术基础,大学所学是电子专业,摆弄电路的。没关系,我依然成为了一名设计工作者,劈荆斩棘又何足挂齿

然而工作并非平地驱车,稍不注意就会偏离方向。各个公司对UI设计这一概念的理解大相径庭,以前呆过的公司,UI就是前端,那可以简单理解为一份写代码的工作。而我心目中的UI,一定是设计产品界面和关注用户体验的角色。当个人与公司对岗位的理解产生分歧,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大事。入职两个月以来,我的工作内容中,设计的成分被一再压缩,最近的没日没夜加班,我已经彻底变身为前端,公司接下来的项目计划中,我已经再也没有设计的工作内容了

起风了,深冬的寒风刺痛我的神经,我感觉面部肌肉忽然有了知觉,莫名其妙拉动着嘴角上扬。如果这是世界的黄昏,我还有什么理由驻足不前?而我现在的所作所为,已经开始偏离方向,我绝不容许自己在这时候走上岔路!

家人说,对于这种情况,工作不要过于卖力。只是我想我很难做到,别人交给我的事情,只要我答应了,那就变成我自己的事情了,我无法不尽力而为。但家人所言也不无道理,谁在乎呢?尽心尽力只会被当成一种默许,等到一切都变成理所当然,还能有什么挽回的办法?

好在我身在一个年轻的公司,从事着一份年轻的事业,没有什么沟通解决不了的问题。不需要赌气刻意偷懒拖沓,直接提出来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,已经在进行的工作我会跟进到底,而接下来的项目,我希望前端的工作我不再插手半点。一个员工从事什么岗位,对于公司或许是件小事,而对于这个员工,有时候会是天大的事。如果这点无法达成共识,我只好踏上新的旅程

因为,这是2012

谁也阻止不了我追逐梦想的脚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