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21世纪某个阴冷的初冬

地点:任何地点

事件:铁人生锈了

原来铁人也并非刀枪不入百毒不侵,他怕生锈!

作为一个铁人,冷冰冰的铁人,我的笑话很冷,我的行为很冷,我的态度也很冷。正是如此,躲在暖和的被窝里,尤其容易生锈。昨天,一场前所未有的严重生锈事故导致我临晨4点半还没睡着。然而事故本身并不是重点,因为这是频发事故,它完全可以避免,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。只为了一个很简单的理由,我和一个似乎小题大做的问题卯上了:谁动了我的想象力?

我坚信,枕在自己的小臂上是最有利于思考的姿势,于是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成为我睡前的例行公事,我称之为神游。从电风扇里的昆虫尸体,到五次中东战争;从初中的一篇英语课文,到一部老电影里某个神来之笔的表情。往往能记起被忽略的细节,点亮一些绝妙的点子。即使没有实际意义,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。

昨天的神游却是让我失望透顶,什么时候开始,我只在乎身边的鸡毛蒜皮了?我起床疯狂喝水,扯头发,坐着听音乐,心神却没离开过学校的琐事半步,再后来压根就一片空白,仅仅是机械的跟着音乐打节拍而已。

每每去食堂吃饭,感觉学校小的可怜;可是此时,学校生活就像一个没有边际的圈,我歇斯底里的想要跳出去。遥远的圈外,是那些曾经属于我的东西:想象力、幽默感、好奇心、和身边一群有才的朋友。难以置信现在我到底在过着怎样的生活,失眠睡到中午,日复一日磨磨唧唧的做着10天就能做好的毕业设计,话题除了游戏就是“去吃饭吧”,随处可见的聒噪面孔,还有那个最可恶的安于现状的我!

撕碎镜子里那面目可憎的脸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