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街的梦

天街,旧城区一条嘈杂的街市,充斥着无谓的喧嚣与无尽的尘俗。十几年前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道,然而现在,天街这个名字显得有些讽刺,一切都是那么脏乱而张扬,古老的平房夹着一条狭窄拥挤的街道,严冬的气息从街口灌进来,尘土飞扬。灰头土脸的烧饼大伯站在人行道边,一边贩售着烧饼,双手还一边在发黑的藏青色布外套上擦拭。面馆前的人行道一年四季都被滑腻的油迹覆盖,连玻璃窗上的水汽都显得油腻不堪。门口的电线杆上遍布撕去半张的小广告,残留着一些疏通下水道、急开锁、办证等字眼。流浪狗满街乱窜。即便是将要走出天街的那一刻,也还得当心有只脏手会拽住你的裤脚,乞丐有的是时间和你耗。

阅读全文

可怕的蝴蝶效应

昨天在看江南的《蝴蝶风暴》

里面又提到了混沌的概念

物理书上混沌的概念并不好懂

可以简单的理解为

世上的事情并不一定会照着它固有的趋势发展下去

阅读全文

忽然怀念起星际来

前天晚上听了一会儿杰伦的龙

愣了很久••

怀念起以前大家哥们儿一伙打星际

《八度空间》发行没多

我就养成了边听龙拳边打星际的习

阅读全文

懒洋洋的浪漫之都——厦门散记

“一个人在外面就得厉害点,你也不是小孩了。”

“是啊,外地人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。”

“可我觉得你还没长大。”

说实在的,我是第一次到了厦门才知道这是一个岛,我向来对岛屿城市有好感。围绕岛屿城市来说,海风是亘古不变的话题,加之日落前海平线的绯红、深夜漂浮在星空下的绵白、各样热带植物的油亮、海边自助烧烤的酥香,无数的细微汇集起来成就了厦门的浓情。如果说我们南昌是一瓶二锅头,能让人一不小心就呛上一口,那么厦门则是掺了一半奶油的咖啡,除了香甜,只剩冰雪般鲜明的记忆。

阅读全文

草原之歌

当整个家族一字排开面对着地平线的落日时,气氛肃穆而无趣。我斜了一眼身旁的妈妈,默默倒退出去。两边长龙般的汤姆森蹬羚队列望不到尽头,族里最快的赛托从一头跑到另一头要多久呢?不过这个任务终究不能交给他,他速度快却没章法。若是一角扎中了大人的屁股,他就要挨揍了。他挨揍当然不关我事,我只是忌惮他的赛式嚎叫。每次他一叫唤,总能听见远方野猪群里传来回应。要不我自己试试吧,嗯……还是算了。我还没成年,妈妈说一口气跑不了这么远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