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整个家族一字排开面对着地平线的落日时,气氛肃穆而无趣。我斜了一眼身旁的妈妈,默默倒退出去。两边长龙般的汤姆森蹬羚队列望不到尽头,族里最快的赛托从一头跑到另一头要多久呢?不过这个任务终究不能交给他,他速度快却没章法。若是一角扎中了大人的屁股,他就要挨揍了。他挨揍当然不关我事,我只是忌惮他的赛式嚎叫。每次他一叫唤,总能听见远方野猪群里传来回应。要不我自己试试吧,嗯……还是算了。我还没成年,妈妈说一口气跑不了这么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