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草原之歌(2013改写版)

_把很早写的小说翻出来重写了一遍,不知道为什么,阅历在增加,反而想不出这样的故事了_

当整个家族一字排开望着夕阳时,气氛庄严无趣。我斜了一眼身旁的妈妈,默默倒退出去。两边长龙般的汤姆森瞪羚队列望不到尽头,族里最快的赛托从一头跑到另一头要多久呢?不过这个任务终究不能交给他,他速度太快难以控制,若是一角扎中了大人的屁股,他就要挨揍了。当然这也不关我事,我只是忌惮他的赛式嚎叫。每次他一叫唤,总能听见远方野猪群里传来回应。我弓起身子打算自己试试,又马上泄了气,我都还没成年,怎么可能一口气跑那么远。

夏日傍晚,草原明亮依旧,我把屁股留给夕阳。有个浅浅的影子总跟着我,我看见自己的轮廓投在一......

85

呼吸停止!

喏,这是我的实验室,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逗留的地方,怎么样?实验室选在海滩旁是不是帅呆了?其实这有助于我的研究。作为一名脑科医学专家,我的工作就是研究人脑的构造与工作原理,我的研究方向需要在一些活体动物上实验,可能导致危险的结果,对于危险级别超过了一定程度的实验,我们会乘船去往一座无人岛上进行。关于我的研究,毫不夸张的说,大脑的复杂程度远超人类有史以来创造过的所有机械与系统。要完整地解读它,将它原原本本呈现在世人面前,那是我下辈子也办不到的事,但我也发现了许多明显的因果关系,尽管这些因果的中间环节仍是未解之迷

前几天我带的两名博士生告诉我U13淹死在水池里了,那是一只4个月大的实验用狗,博......

99

天街的梦

天街,旧城区一条嘈杂的街市,充斥着无谓的喧嚣与无尽的尘俗。十几年前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道,然而现在,天街这个名字显得有些讽刺,一切都是那么脏乱而张扬,古老的平房夹着一条狭窄拥挤的街道,严冬的气息从街口灌进来,尘土飞扬。灰头土脸的烧饼大伯站在人行道边,一边贩售着烧饼,双手还一边在发黑的藏青色布外套上擦拭。面馆前的人行道一年四季都被滑腻的油迹覆盖,连玻璃窗上的水汽都显得油腻不堪。门口的电线杆上遍布撕去半张的小广告,残留着一些疏通下水道、急开锁、办证等字眼。流浪狗满街乱窜。即便是将要走出天街的那一刻,也还得当心有只脏手会拽住你的裤脚,乞丐有的是时间和你耗。

就是这样一条街道,初中高中,和我擦......

49

草原之歌

当整个家族一字排开面对着地平线的落日时,气氛肃穆而无趣。我斜了一眼身旁的妈妈,默默倒退出去。两边长龙般的汤姆森蹬羚队列望不到尽头,族里最快的赛托从一头跑到另一头要多久呢?不过这个任务终究不能交给他,他速度快却没章法。若是一角扎中了大人的屁股,他就要挨揍了。他挨揍当然不关我事,我只是忌惮他的赛式嚎叫。每次他一叫唤,总能听见远方野猪群里传来回应。要不我自己试试吧,嗯……还是算了。我还没成年,妈妈说一口气跑不了这么远。

夏日傍晚,草原明亮依旧。我把屁股留给夕阳,总有个浅浅的影子跟着我,我看见自己的轮廓投在一块平滑的岩石上。我动了动嘴唇,影子动了起来,好像在咀嚼那块岩石。我走上一座草坡,影倏地......

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