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晴天霹雳

智能家居

CC问我:“小米的智能家居有没有用过?这些东西你玩的比较6,想问问你有没有啥玩法。”

“没用过。要啥智能啊,啊,要啥智能啊?冰箱难道还能自己给我炒出一盘香干肉丝啊?”

高科技隐形车

昨晚做了一个梦。表姐买了一辆新车,那个拉风啊。高科技,全车身太阳能发电,生物识别启动。每天蹭她的顺风车上下课(梦里面我居然还在上高中)。

“表姐你这车不用掌方向盘的么?你怎么坐到后排来了?”

“你傻呀,我这不是在控制么?”她挥了挥手里的控制器。

“这上面怎么就3个按钮,这样真的能控制么?”

“一个左一个右,不就行了。”(什么鬼设定,难道不要油门和刹车?我居然也没问)

“那中间这个是什么?”

“来,瞧好了!”表姐按下了中间的按钮,全车渐渐开始变透明了,最后就剩我们俩保持着一个悬空的坐姿在飞速移动,像两尊贴地飞行的思想者雕塑。

“诶?从外面看岂不是很傻?”

“其实从外面看,连我们俩都隐形了。”

到了学校门口,我下车回头一瞧,果然是全隐形的。有一瞬间我还以为这车怎么跑这么快,才一回头表姐就开走了。仔细一看,车背后的路面虽然完全透出来了,但是空气的微小波动还是勾画出了汽车大致的轮廓。想象一下夏天从远处看70多度的柏油路面,就那种感觉。

有天早晨再搭表姐车去上学,发现车位上什么也看不见。我小心翼翼凑近看,伸手去摸索。

“表姐你要么开车门,要么把隐形关了啊,我摸不着门把手。”

表姐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:“隐形个毛线,你看不出来车被偷啦!”

升旗仪式

某晚睡前拉窗帘,拉到一半,忽然有种奇特的感觉。顺手一扬,立正行了个军礼……

拨号上网

杭州的冬天,每次钻进冰冷的被子,我都会不由自主发出20世纪末那种电话拨号上网的声音。

咿————呀————额————

被改编的菜谱

发现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:对于我这样的手贱党,菜谱里的“把鱼皮煎至两面金黄”,似乎不太好操作。统统改成“把鱼皮煎至两面脱落”,果然就好操作多了。

她看上你哪方面?

KT找到女朋友,本来是要恭喜的,不知不觉就又开始本能毒舌了:

下载网站的影分身之术

在各种软件下载网站里,放眼望去满屏幕都是下载按钮,就像在被一堆影分身围攻。

偶然发现一个偏方:如果你的网速奇慢无比,你唯一能看到的下载按钮,一定是真的。轻轻松松群体驱散。

对杨梅的印象不太好

晴天霹雳

晴天霹雳,家里首次发现蟑螂。

要命的不是蟑螂,是它的无形威慑。对于我这样的近视眼,以后每次看到家里的小型黑色物体,都会无意识定住多看几眼,并且提出灵魂三问:是不是蟑螂?会往哪个方向逃?弯腰拿拖鞋的动作在不在它警戒范围内?即使每天花在这事上的时间只有一分钟,一年下来也有6个小时被蟑螂给浪费了。阿西巴~

关于灭蟑螂的没营养讨论

不到一个月时间,家里第二次出现蟑螂,意识到出大事了。听说广东蟑螂很猖獗,问问 KT 深圳那边的情况怎么样,是不是和我家一样的品种。

“你说画图的时候在键盘上爬的那种!?” KT 的公司是什么鬼,苍蝇馆子的餐馆后厨么。

“你深圳那里的多半是大的,美洲大蠊,能飞的那种,是吧?”

“办公室是小的,家里是大的。”

细思恐极啊:“公司键盘上一只小的,家里键盘上一只大的,然后百度云一同步,公司和家里键盘上岂不是各有一只小的和一只大的?”

KT 似乎习惯了,还可以很坦然地对着电脑吃瓜子。

“你们公司是不是露天影院啊?你嗑着瓜子用公司电脑看电影,然后ESC键就爬上来一只蟑螂。”

它说:“电影已经开场了啊!再过10分钟停止售票,还没进场的朋友们请到我这里买票。”

“两张票,我要G和H。”

“亲爱的,我们坐后排一点吧,视野更好,买B和N。”

228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