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两包青汁

家里的冲泡饮品多得数不清,红枣枸杞、牛奶、菊花、三七花、蜂蜜,可以好几天不重样。今年又新发现一种——青汁,这是大麦叶磨成的粉末。功效什么的我不关心,反正挺好喝的,有股抹茶味,加入牛奶燕麦是很不错的早餐饮料。有两包不同品牌的青汁在换着喝,一包成分比较纯,基本只包含大麦叶粉末。另一包里面加入了抹茶粉、白砂糖和一些其他成分,味道偏淡,不香,不太喜欢。

前几天,那包味道偏淡的青汁喝完了,心里小庆幸了一下,以后不要再买这款了。思来想去觉得哪里不对——为什么先喝完的不是好喝的那款呢?

这牵扯到的问题就复杂了,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现象还是小学那会儿。有天中午和我妈去吃午饭,我的小学离她工作单位很近,所以她中午偶尔会来接上我一块儿吃饭。其实也只是找个快餐店吃盒饭,小时候特别爱吃荤菜,一个大鸡腿能让我眼睛发亮。和我妈一起来的同事注意到,我总是把其他菜先吃掉,最后美美地啃那个鸡腿。有个阿姨说,你儿子是个悲观主义者啊,你看他总把喜欢的留在最后。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,原来不是每个人的行事风格都像我这样。

学生时代,这个特点非常可贵。在父母老师眼中,我是个自律的好学生,知道先完成学习任务,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我也会半夜爬起来偷偷玩游戏,但我从没有过先玩游戏再写作业的经历。虽然是否真的因为热爱学习,我表示怀疑,但结果总是好的。

不过,这样的行事风格并非总是会得到认同。比如说——老人家。爷爷奶奶家有一个储藏间,里面堆满各种杂物,都是子女们送的衣服、厨具、家居用品。他们不舍得穿,不舍得用,不把旧的用坏绝不换新,这让大家都很头疼。好在近几年这个状况已经好多了,他们会在享受生活方面多迈几步。

现在,我知道那位阿姨对我的悲观主义评价是不准确的。同样的做法,换个角度完全可以理解为乐观主义,就看关注点是在鸡腿还是其他菜上。那么,先还是后,根本区别究竟在哪里?这是个世界观问题,对世界运转规律的两种理解,也相应产生了采集与播撒两种策略。采集者关注过去,在他们眼中,世界是静态的,消耗一分少一分,要通过不断积累来达成自己的目标。播撒者关注现在,在他们眼中,世界是动态的,消耗不是损失,是为了让自己收获更多。

这是老生常谈吧,不就是及时行乐么?然而实际上谁都可能错估自己的类型。我一直肯定自己是个播撒者,因为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清规戒律,随性的很。青汁事件的反思,让我现在不那么确定了。我有一个非常死板的习惯,会下意识维持周围环境不变,如果真的动了什么,也一定会尽快物归原样。例如做菜时,我会伸手去调味篮里拿盐袋,撒完盐立刻放回原处,做3个菜,就翻3次调味篮。我还做过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情,煎蛋饼的时候,放着刚下锅的蛋液不管,先把打鸡蛋用的碗给洗干净了。结果由于火没调小,洗完碗回来,锅里一股糊味儿。这种诡异的强迫症证明一点,我本能倾向于守成,维持世界现有秩序,这仍然是一种静态的世界观。

其实就拿做菜来说,如果要频繁去调味篮里拿盐袋,就说明调味篮的摆放要重新考虑。改变环境需要额外耗费精力,让世界脱离熟悉的状态,推翻了之前对周围环境的经营。这就是一种播撒,消耗的是精力与之前的成果,收获的是更加合理的环境。播撒者有一条基本逻辑,用现有资源,让今天尽可能达到最佳状态,而不是尽可能多地积累最好的资源。

回到青汁,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那包难喝的青汁,可以以后留着慢慢喝,也可以索性扔掉。如果要问,好喝的青汁究竟能比另一包多得到些什么?有一点是肯定的。尝过好东西之后,对于“好”的理解,一定会更准确。认知的提升,就是一种收获。

254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