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神龙帕夫

天气热起来了,免不了有些浮躁。最近有一首老歌令我着迷,总能让我仿佛置身初夏夜晚,四周除了轻风,只有明澈星空与无垠旷野。星空下的少年回到了意识的起点,对整个世界充满好奇:我在哪里?天边有什么?头顶那些亮闪闪的是什么?

Puff the magic dragon

这首歌还有许多其他版本,我觉得唯有四兄弟的和声唱出了这种感觉。原以为歌词会与旋律一样欢乐轻松,看了才发现是个有些揪心的故事,尤其在结尾处的转折。

它很像去年的动画电影《头脑特工队》。里面那只魔幻生物——彩虹象bing-bong,身体是粉色的棉花糖,驾驶着彩虹车帮助Joy返回指挥部。想起bing-bong最终消散在遗忘深渊的那一幕,我觉得或许应该介绍他与神龙帕夫认识,他们肯定一见如故。我甚至能想象他们俩尽情欢笑,打一场魔法的雪仗,世界瞬间五彩斑斓。然后他们玩累了,彩云飘散,光芒熄灭。bing-bong和神龙帕夫收起笑容,相视无言。

我已经记不起童年有没有过这样的伙伴。可能我不是一个有想象力的上帝,没有创造出如此神奇的世界。也可能他们走向了相同的命运,永远留在了记忆的迷宫里。据我妈讲,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玩具小汽车,比巴掌小一些,不握在手里不肯睡觉。但我的小汽车总会莫名其妙不见,然后只好再买新的。直到搬新家,我妈才发现衣柜后面变成了停车场。这算是我童年做过的一件坏事了,我也想不通动机何在,只是玩腻的话应该不至于如此,而且我也从没这样对待过其他玩具。我猜想,可能那时经常上演某种剧本,比如新的汽车侠打败了它堕入邪道的师傅之类。

过去这么久了,还是会被如今小孩的某些举动深深震撼。我目前租住的小区附近,有一所实验小学。偶尔目睹这些天真烂漫的面孔放学回家,他们一手牵着妈妈,一手拿着甜筒,还要在石板路上跳来跳去。我凑近一些,跟在他们后面,我发现这个小男孩并不是在石板路上乱跳。一路上的石板色泽不同,有深有浅。他每一次落脚,都一定要踩在颜色较深的石板上。甚至跳到某处,前方路上没有深色石板了,小男孩拉住了妈妈,站着犹豫了片刻,然后有些不甘心地恢复了正常的走路姿态。

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孩玩些什么游戏,如果换作以前的我这么跳,或许我正在玩3D版魂斗罗。

想起毕业的第一份工作,那年冬天积雪深到脚踝,对于杭州来说,这非常难得。工作到下午3点多,部门主管忽然兴起,发动我们一帮人下楼去打雪仗。吭哧吭哧来到楼下的广场,阳光斜照在脸上、手上,不过一点温度也没有。我们那位爱玩的运营同学,首先抄起一个大雪球向主管扔去,主管也马上还击。大伙分成了两拨,稀稀拉拉互扔了一会儿,决定开始堆雪人。也有人和我一样,蜷在羽绒服里,伸手摸一摸雪,然后马上缩回去,活像一只蛏子。我只记得自己象征性地捏了两个雪球,扔向了路边的禁止停车标牌。

原来雪也有同样的命运。

找了很长时间,终于翻出这张老图,尽管这出自一位成年漫画家之手。2009年的作品,真实得令我过目不忘。

有时看到小孩从路边拾起一根树枝,凌空胡乱挥舞,自己还左躲右闪。真是不敢想象他眼中的画面有多么惊险,或者潇洒。遗憾的是,还能保留这样异想世界的成年人,已经少之又少了。

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再做过那些离奇的梦,博客的梦境栏目不知道是不是就此无限期停播了。神龙帕夫可能早已离我们而去,如果还能感受到他的存在,请当作亲人一样珍惜。

108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