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Harry Beck,伦敦地铁图背后的天才设计师

[国外设计第126期]

译者注:在上一期《11名顶尖设计师的职业忠告》中,我们提到过伦敦地铁图的设计,这是人们首次通过设计抽象化绘制出的地图,将错综复杂的系统变成了易于理解的网络。关于这个话题,可乐橙意犹未尽,本期带来这篇地铁图背后的故事,还有它的传奇作者。

© Ken Garland,由伦敦交通博物馆提供

Harry Beck的肖像并没有出现在任何硬币或邮票上,但他的影响遍及伦敦。Beck生于1902年,是一名英国的工程测绘员,他创作的这幅激进的新伦敦地铁图,在20世纪30年代初掀起了一场小小的革命。

他的这套由色彩区分的直线图,起初得到了交管局的理解和欢迎,然后迅速在伦敦的市民中展现出它的人气。如今,它被证明是世上最易识别的和最有影响力的交通地图,在全球的主要城市掀起了类似设计的狂潮。

伦敦市在他死后授予他一副蓝色牌匾,那是一个荣誉头衔,庆祝这幅地图诞辰80周年。正如牌匾上的文字所言,它改变了人们流动的方式,以此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。此举使Beck的遗产再次收到关注,但它背后的作者却依然面貌模糊。

伦敦地铁图,1908-2012

“Beck的地图是一场简洁的革命,”在周一的揭幕仪式、同时也是伦敦地铁运行150周年纪念上,Sam Mullins,伦敦交通博物馆的主任说:“它已经成为伦敦的一种象征,影响着全球众多的地铁图设计,同时也启发了当时众多的艺术家与设计师。”

在Beck的设计出现之前,伦敦地铁图的易读性近似于一碗意大利面

在Beck的设计出现之前,伦敦地铁图的易读性近似于一碗意大利面。实际上,直到1908年,所有地铁线路才开始绘制在一张图上;而在那之前,每条线路都有一本自己的小册子。将所有的线路结合起来,目的在于彰显地铁系统的广阔和便捷,虽然伦敦地铁的快速扩张可能导致无法预见的后果。

“当时有些评论指出,地图已经越变越复杂,因为伦敦地铁线路的数量正在增加,”Anna Renton,伦敦交通博物馆的高级馆长说:“随着地铁线路的开发和扩张,地图变得拥挤不堪,尤其体现在口袋书的版本上。”

Tube_map_1908

1908年的伦敦地铁图,来自伦敦交通博物馆

在1908年的版本中,每个站点都按照真实地理比例来放置,导致伦敦市中心被一大堆杂乱的点淹没,而城郊只有少量斑点。换乘的标识也不清晰,每条线路都画成了一条代表它真实走向的曲线,标出了它上方的街道和十字路口。就像一只鸟的X光片,是一种极其忠实的呈现。但对于乘客,它却让人彻底晕头转向。

1931年,变革即将到来,Beck开始制作他的原型设计。我们并不清楚是什么启发了他,让他承接了这个项目;据Renton说,他并没有得到明确的委任,更多是在待业状态的闲暇时间进行设计。

“它简直是Beck独具匠心的象征,发现了问题,并找到了解决方法,而不仅仅是对于大众需求的反应”,Renton说。从那之后,Beck在伦敦地铁标识办公室已经担任了6年的工程测绘员——这段经历可能对他的地图产生了简洁的机械美学影响。

易读性VS真实性

一开始,Beck把地图现存的蜿蜒曲折的弧线改成直线——水平、垂直和45度角。他还扭曲了比例,把站台等距放置,移除了上方的街道网络。得到了稀疏的、类似电路板的设计,为了易读性,抛弃了精确的地理关系。

Ken Garland,一名英国设计师,也是Beck的传记作者。他说这幅地图最创新的特征,是它的“放大镜效果”,不匀称地放大了伦敦市中心的区域。在与The Verge的一次邮件访谈中,Garland说这种手法“恰如其分”地呈现了区域内高密度的地铁站分布,以一种更加优美的方式,让乘客们理解快速发展的城市丛林。

这种放大手法承载着一种潜意识的含义,而且,它让伦敦的城郊看起来更接近市区的商业中心。“这些郊区基本上就是兴起于地铁的扩张,”Renton说,“让它们看起来离市中心更近,向人们展示从城郊去市区有多么方便,这幅地图会促使更多人搬到郊区去。”

London_underground_map__harry_beck__1933

Harry Beck的地铁图设计,1993,来自伦敦交通博物馆

地铁当局却不怎么热衷于这个点子。宣传官员起初嘲笑Beck的提案,担心这套地图过于离经叛道,最后还是同意在1933年印制一套口袋书版本。同年3月,它以一张海报的形式发布,不久之后便成为了全伦敦的新标准。它也启发了世界各地的类似设计,在1939年,悉尼率先采用了它自己的Beck风格交通图。

据说,Beck最初的设计只获得了5基尼——大约5.25英镑,或者约为8美元。接下来的20年内,他继续设计伦敦地铁图,为新开辟的线路修改地图,直到1959年,他的公寓仍然简陋不堪。

Beck的伦敦地铁生涯在动荡中结束

“伦敦交通部里没有人说过,他们到底为什么舍弃的Beck的技术。”Garland努力回想,没人提及当时他与Harold F. Hutchison的故事,那是当时的宣传官员,据报道两者理念不合。Beck离开了,他了解到自己的地图将会被Hutchison的版本取代——一套寻求接纳Beck美学,同时保留更多精确地理关系的设计——最终他终身致力于在伦敦印刷大学中教授文字排印。

“我觉得Beck当时肯定相当难过,因为自己的设计被盗用而离开,”Renton说:“由于他从没被正式聘用过。这段伦敦地铁工作经历,我认为是悲剧收场了。”

Paris_metro

Beck为巴黎地铁设计的提案,1951年,来自伦敦交通博物馆

直到1974年Beck逝世,他仍在继续提交大胆的提案——其中包括极具先见之明的巴黎地铁图(上图),还有一套结合了伦敦地面与地下的交通图——虽然在他有生之年没有任何一幅被实现了。

即使伦敦地铁已经扩张成了今天这株庞然大物,它的地图仍然在坚定不移地遵循Beck早在80年前提出的设计原则。

“这个概念很明显仍然归功于他,”Renton说:“我希望这份功劳能被公正地记在他身上。”
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heverge.com/2013/3/29/4160028/harry-beck-designer-of-iconic-london-underground-map

作者信息:
Amar Toor
Amar joined The Verge in April 2012. He previously worked as an editor for Engadget, and before that, as a writer for Switched. He has also worked as a consultant at the OECD in Paris and at Miramax in Santa Monica. He's currently based in Paris.

384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