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每周翻译国外设计精华
点滴积累,分享使人成长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国外优秀设计装进口袋

朋友圈与微博

朋友圈和微博,你哪个用的更多?当然,你可以告诉我你一直在用QQ空间,完全没有问题。今天我并不是来说产品的,而是我作为一个使用者的心态转变。

只要你不是深山中的仙人,总要活在别人的声音中。社交网络兴起之前,你一定要指定对谁说话,才能正常展开交流,不然会被投以奇怪的目光。很典型的一个例子,21世纪初,用耳机接电话还是很新潮的把戏。记得有一档娱乐节目中播放了一段视频,视频中一个女子在隔空喊话,让节目来宾猜她在干什么。竟然没人猜出是在打电话。这也代表了一个时代。那时候我正在读中学,电脑用得少,没什么机会上QQ。唯一的移动终端是一台小灵通,做作业之余会和愚蠢的人类发短信瞎扯淡。或者直接打电话叫他阳台见。当然,不是无间道里刘德华和梁朝伟在天台的那场戏。而是我们两家的阳台刚好隔着学校篮球场,遥遥相对。

进入大学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最重要的联系方式仍然是电话与短信。大一期间,发短信联系散落在天南海北的朋友,很有一种发展地下组织的感觉。最高纪录一个月话费用掉了500多,于是痛下决心开通了当时短信最多的套餐,一个月2000条。直到毕业前想起来,去营业厅取消,工作人员还劝阻我说这种套餐如今已经绝版,取消了若再想办就不可能了。不过,时代变了,塞班手机运行QQ毫无压力,甚至功能机也有java版的QQ,守着那么多条短信毫无意义。

再后来的事情,你已经十分清楚了。iPhone震惊全球,Facebook一夜崛起。对于一部分人而言,微博、微信基本替代了短信功能。继而替代了邮箱、新闻网站。最后,替代了人与人的正常交流。就我自己来说,自从习惯了这些新的交流形式,与爸妈的通话已经逐渐减少了。打电话这件事情似乎变困难了,成了一件沉重的事情,需要全神贯注,做好某种心理上的准备。至少与微博和朋友圈的氛围相比,格格不入。

我这人总有点抱残守旧,或者说慢半拍。大学毕业那会儿,别人在微博上玩得火热,我有的只是一个僵尸号。而微信出现后,我又是朋友中很晚才开通朋友圈的。不怕承认,点赞发鸡汤转伪科学这些事情我全都做过。所以我很能理解那些互联网圈子外的亲戚朋友,他们姗姗来迟,但肯定也会把这些事情都做一遍,完全不顾你的嗤之以鼻。

这就引发了一个困扰,他们是你的亲人,你的老友。如今却像是和你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,无法沟通。多年不在一起生活、学习,大家的人生观、世界观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格格不入的感觉又来了。怎么办?你所习惯的交流方式,虚拟世界中的社会关系,忽然间就被晒娃、代购、伪科学、“中国人必转”淹没了。这是个很普遍的现象,比如一些国外的糗事网站上也经常有“Oh my god, 我妈加了我Facebook!”之类的文章。

的确不能责怪他们,这是这个时代的进步之处。大家能以前所未有的自由展示自己,将自己的生活、兴趣、观点传播出去。这是件好事情。然而中国人的传统观念给它加了一把锁,我 = 有关我的一切事物。如果你对某人的生活与言论不感兴趣,就可以等价于你对这个人漠不关心,那何来亲密和睦的关系?微信之前的那个时代,大家都在微博上@来@去,我也在里面玩得不亦乐乎。某天,我实在受不了pizza(我非常好的朋友)的那些无营养转发,取消关注了。谁想她第二天竟然轰了个电话过来,质问我为什么取消关注。这就是我们的互联网社会,把线下的人际关系照搬到互联网上,相处的规矩也跟着带进来了。

后来我想通了,首先要自己活的痛快。TVB里每部剧都会有的台词:“做人呐,最重要就是嗨森啦!”该屏蔽的屏蔽,该取关的取关。再好的朋友,再亲的亲人,在我看来屏蔽都不是什么伤感情的事情。如果你觉得被伤害了,我可以保证,下回咱们有机会见面聊,我会让你觉得那些嫌隙都是你自己的错觉,我没有任何成见。你有权利展示自己,我有权利选择我想看的信息,仅此而已。

话说回来,互联网上的人际关系应该和现实中一样吗?我的答案是完全不必。我很早以前就意识到自己有一种回归现象,虽然我没有刻意为之,但我浏览朋友圈的时间都在一点点转移到微博上。和大趋势相反对不对?这里就要来分析一下朋友圈和微博的区别了。很简单,微信是双方互加好友,微博是单方面关注。这种互加好友才能交流的方式,就是现实中的人际关系。而那种单方面关注的交流方式,现实生活中似乎不存在吧,除非你在暗恋着谁(→_→)。这就是为什么微信的圈子始终比微博来得私密,而微博的圈子传播范围始终比微信来得广。试想,你的私密圈子里,充斥着你不感兴趣的信息,会导致什么结果?你会郁郁忍受,还是愤然转台?

所以回归现象就很好理解了。在广阔松散的互联网人际关系中,我可以通过职业与兴趣结识很多素未谋面的人。他们有着和我相似的兴趣、经历、世界观。而且目前为止无一例外,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。即使疏于交流,也不担心因此疏远,因为有相同的兴趣将你们紧密联系在一起。弱关系并不真的“弱”,它也是一种重要的人际关系。

在这里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新的结论。在未来,衡量人际关系的牢固程度,时间不是唯一指标,甚至可能不是最重要的指标。“咱俩几十年的铁哥们儿”这样的话或许不再那么有说服力了。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结交朋友的方式。你和他们是亲戚,因为你们生在一个家庭,你没得选。你和他们是死党,因为你们在一所学校读书,你没得选。你和他们是哥们,因为你们在一家公司共事,你没得选。但在互联网上结交的朋友,是你自己选择的,这是不是一种伟大的自由呢?

本文的结尾有两个版本,看你喜欢。

一、世界很大,通过互联网可以结识形形色色的人,各种你无法想象的角色。世界也很小,你会惊奇地发现他们都与你志趣相投。

二、远方的归远方,身旁的归身旁。追赶未来,也要珍视当下。亲戚与朋友,即使不再有那么多共同语言,彼此无条件的信任就是最强有力的纽带。

81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