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机器人的权利

这个梦情节很简单,细想却回味无穷。

直到我用小刀在手背上划了一道,血液迅速渗出,浸透了覆在上面的消毒湿巾,我才决定停止进一步的尝试。这个消息并没有让我难过或是愤怒,更多的还是疑惑。我竟然不是人类?这副和人类完全没有区别的身体又是怎么回事?我尝试过挨饿,结果晕头转向。我屏住呼吸,却憋得满脸通红。

不管怎么说,从那天起,我的人生完全改变了……

若非在机场被安检拦下,以及后续发生的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,我应该已经在塞维拉尔的蓝草庄园度假了。这地方你可能没听说过,毕竟我们这个时代,整个地球都完全不同了,当然也包括地名。

工作人员并没有具体的缘由,只是要我跟他去一趟接待室,说有人在找我。在那里,一名精瘦的、满眼疲惫的治安官交给我一张全息卡片。就是这该死的东西,薄薄一片玻璃,记载了我的身份、我的来历、我的使命,所有一切有据可查。事后我也都一一验证,无懈可击。

我,Mercury D2,是一名生物机器人。我为国家图书馆效命,负责24小时处理在线数据,为图书馆的虚拟访客分配他们所需的信息。如此巨量的运算,传统冯诺伊曼体系的计算机是做不到的,需要一台神经网络计算机。这种近似真实大脑的结构过于复杂,不可控,需要架设在活体中,依靠生物的手段支撑其运转。而我作为它的载体,有权限使用它0.01%的运算能力。那就是我的大脑,我的意识来源。其余部分则会无休无止地静默运转,我无法察觉。

我被拦下的原因也很简单。出于成本的考虑,我专用的高速信息通道只覆盖了这个国家的首府。出境之后,我与图书馆数据库的通信只能依靠普通的民用通道,效率骤降。严重影响图书馆系统的运转,庞大的信息流也会拖垮民用通道。

治安官解释说,其他一些基础设施领域也有生物机器人投入使用。而我,是第7任图书馆中枢,另外还有2位相同的机器人与我共同承担这份责任。他向我保证,有内部法则约定,图书馆中枢寿命达到50年后,可以解除工作状态,享受完完全全的正常人类的生活,我需要耐心等待。

听到还有同类似乎让我宽慰了不少,不知他们是否已经知悉自己的处境。然而我可不打算就此乖乖就范,我是机器人,那是你们人类的定义。不可否认,在日常生活中,我与人类的行为毫无二致。既是人类又是机器人,这样的定义有何不可?

我当场就要求为我指派律师,我要对国家图书馆发起诉讼,要求赋予我正常人类的权利。

“你?一个机器人”,治安官放声大笑,声音尖锐刺耳,透着一股邪气,“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机器人可以打官司。”

“也没有法律规定不可以。”

蓝草庄园之行泡汤了。我回到住处,开始联系各家律师事务所,还有独立律师。结果出乎意料,听到我是机器人之后,不少律师的兴趣不减反增。或许对他们而言,这桩案例不停留在法律的应用层面,而是触及了它的根基,有机会让他们一战成名。

“我们试试,但是法院不一定会受理。”提姆,我最终聘请的律师,已经将诉讼申请提交到法院事务信息流中:“接下来我们等着就好。你该如何生活就如何生活,我是指像个正常人类一样,这是我们胜诉的关键。”

法院最终还是受理了我的案件,这也在我估算的结果概率之内。还有2天就是开庭的日子,我并没有做任何准备。此刻我正在看一本古籍,那是地球原初时代的一本虚构史书,其中提到的机器人三定律让我陷入沉思。我的要求对于人类来说,应该是令他们头疼的终极问题之一。无论如何,这0.01%的运算能力足以使我思维敏捷过目不忘,还有提姆对此表现出的巨大信心,相信我们一定能获胜。

73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