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少年橙的奇幻漂流

_难得难得啊,没想到我这颗生锈的脑袋还能做出连贯的梦来,是不是预示着我又能突破瓶颈再创辉煌了 →_→ 下面梦境展开,请勿被配图影响氛围,这可是一个极其诡异的故事……_

和家人远途旅行,他们乘车,我驾船。至于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奇葩的方案,我也记不得了,大体上是因为……坐不下!!好吧,坐不下就坐不下,为毛我家的猫“土豆”要和我一队?是要我去拍电影么?那再给我一只狗一匹马一只猴子啊!

就这样,我带着土豆出海了。土豆是只长得很像腊肠的猫,无论是脸还是身材比例。我也不知道长成这样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,至少我喜欢的两种宠物的特征,在他身上都体现了。

游艇是优雅的双帆混合动力型,通体漆成白色,舱内各处由一种酒红色致密木板拼合而成。果断高大上啊!这么想想一个人出海也不错,倍儿有面子。出海前我随船放养了一批小甲虫,大小和外形就与那种夏天以西瓜皮为生的甲虫一般。这些是海员出海必备之物,据扯能带来海神波塞冬的眷顾,避开风浪与灾难。同时它们也是勤劳的保洁阿姨,清扫船上一切食物残渣、污渍。我只需要悠闲地享受旅途,10MB光纤、外卖直达……不要问我光纤和外卖从哪来,设定就是这样的!

看着船坞和陆地在身后逐渐变小,最后仿佛变成一条细线,噗嗤一声消失了。我可以肯定这里不是杭州,否则50米外就看不见了。海洋的辽阔起初让人心潮澎湃,云层的变化也比陆地多得多,但是不常出现。时间久了,渐渐有另一种感觉从四面八方涌来——孤独。一个人在这荒凉的海面,世界似乎是静止的,根本感觉不到船的运动。低头看看土豆,他在以一种很纠结的姿势舔自己的菊花,完全没空理会我,顿时明白腊肠的体型原来还有这个作用。周围海水呈现出一种蓝绿相间的状态,近处的是深蓝,远处就变成了青色,像极了OS X Mavericks的默认桌面。

有一天,甲虫起义了,或许是我吃张君雅小妹妹吃得太干净,一点渣都没留,把它们饿坏了。直到我打开控制室门,才发现它们密密麻麻爬满了土豆全身。我抄起火把驱散了它们,嗯……这火把应该是站在镜头外的导演递来的。土豆最终以他那舔菊花的纠结姿势死去了,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局啊,莫非还有派和狐獴最终获救的版本?这也太毁三观了。果然,这些甲虫不是什么善类,有好几只爬过来咬在我腿上,被我扔进海里了,幸好这些家伙不会飞。我凭借火把和半桶硫磺与它们战斗了近一个星期,它们繁殖能力太强,我严重怀疑不是正常孵化。照这速度只有一个可能,像谢尔顿吃泰国菜那样有丝分裂。事后回想那可怕的一周,心有余悸,唯一支撑我活下去的是——外卖仍然能够直达。

这帮家伙开始吃船里的东西了,动力系统被破坏,我操纵着帆索继续与它们抗争。最终船底漏水迅速下沉,我跳进海里游走了。甲虫与帆船一同葬身大海,我真鄙视它们的智商。

穿过重重雾霭,我攀上一座小岛。与其说是岛,不如说是巨大的礁石,除了贫瘠的灰褐色崖壁别无他物,连一撮苔藓都找不到。就这样的岛上,竟然还有居民,他们操着一口长沙话问我从哪里来。我说驾船来的,他们纷纷摇头,问我船是个撒子哟?我只好说我是游泳过来的,他们表示惊呆了。我问他们怎样能回到陆地,他们掏出HTC ONE打开GPS给我看地图……不带这样的好吧,船都没见过,这HTC ONE丫的是你们自己造出来的啊!还一、模、一、样啊!!

我一看地图,定位在大漩涡附近,于是我可以确定两件事。第一,之前航线要是偏离了一点点,我应就可以去打新副本“无尽深渊”了。第二,导演已经全面开启了无节操的乱入模式……

我从衣袖里抽出航海日志,前几页……好吧,没什么有用信息,都是我无聊时候画的蘑菇。终于,我翻到一页带有油渍的空白页,日志显然还没写到这里。那油渍看着眼熟,闻起来还一股花椒味。我集中所有意念盯着这块油渍,晕开的形状很规则,像chrome的图标。终于我想起了一条关键线索,这是出发前我和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鸭脖时无意留下的。

就在记起的瞬间,时光倒转,我咚的一声坐回自家地板上。一家人围着两袋鸭脖津津有味的啃着,一袋辣的,还一袋超级辣的。大冬天的窗外还下着暴雨,能在室内开着暖气吃鸭脖吃到满头大汗,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享受。

吃喝尽兴,各自回房休息。第二天,远途旅行正要出发,零食、烧烤架往车上一堆,发现我挤不上去了,大家决定让我开船渡海与大部队汇合。好吧,诶等等!不对啊,哪来的海啊?

回头望去,这才发现汪洋大海竟是昨夜暴雨所成。最终,梦中故事的最后一个要素:地点,也不言自明了。

这一定发生在杭州的大城西!

88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