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愉快地说再见

和朋友一次小聚,收获似乎比近两个月的忙碌工作所得更多。这么说毫不夸张,在彻底被变成一台机器前,它唤醒了我心底某些沉睡已久的东西。

从朋友的婚礼说起,聊过了宗教信仰导致的家庭问题、中国人的宗族意识、两代人的婚姻观差异,也顺便展望了一下朋友们未来可能的去向,顿感人生艰难困苦。平日里那些鸡毛蒜皮的不舒心,简直无法相提并论。不过这不是愤青的批斗大会,一言一语都在触动每个人心底那个最洒脱自由的自己,或许这是我们独有的相互鼓励的方式。

接到电话的那会儿,我应该正对着屏幕在忙些什么,就像这几个月来的每一天。聚会地点在一个半小时车程之外,活动只是吃顿饭而已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当下决定扔下一切,即刻启程。心里有场不温不火不痛不痒的小雨,被一道闪电瞬间点燃,划亮了整个夜空。

我有多久没联络过朋友?615的那个纯灌水扯淡群沉寂了多久?愚蠢的人类和小白过得怎么样?远在荷兰的黄鱼还为理想发愁吗?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除了每天那些无技术含量的重复劳动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幸好,只差一点。

聚会结束乘车回家,公车上一双双倦怠的眼神,每只眼睛里似乎都有自己倒影。路面不平整,车速又忽快忽慢,这条线上晕车是常有的事。走廊对面就有人吐了一地,也弄脏了前面一个妹纸的裤脚。我下意识地掏出纸巾递给晕车者,胳膊没那么长,举了半天却没有人帮我递一下。大家都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,一部分向那人投去厌恶的眼神,另一部分向我投来疑惑的眼神。倒是那个妹纸接过了纸巾,抽了一张,将其余递给晕车的人,整个过程面部却没有丝毫表情。

这场景太熟悉了,和我在深圳生活那两个月的见闻如出一辙,地铁上、写字楼电梯里,随处可见这样的眼神。我很好奇,他们变得麻木的原因,也和我一样吗?因为机械地工作导致的疲惫,以至于工作与各种琐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可是,一张设计稿、一个浏览器兼容性Bug,真的会比咫尺之内一个活生生的人更重要吗?触手可及的距离,反倒成了最远的鸿沟。

我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注意过身边的事物,直到竹子提醒,我才看到小区草坪落了厚厚一层银杏叶,像心里积了厚厚一层灰尘。甚至我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,小区里一直都有银杏树的吗?这对于设计师来说,是很要命的。它意味着我已经脱离了生活,脱离了最神秘的灵感源泉,失去了上帝之眼。

而我的工作内容也有将近60%被前端代码占去,更加无暇顾自己的初衷。这很奇怪,我的前端水平不咋地,仅仅因为团队里只有我会,我就要花一半以上的时间去做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,至少这不符合我的逻辑。时间紧、项目急,我已经开始学会让设计稿缩水了,否则会给我的切图工作带来难题。那么,我究竟在干什么呢?

我不算挑剔,但对于生活还是讲究的。从前的那么多好习惯,像濒危物种一个个消失。每天坚持吃水果,骑车出门去探索城市的未知角落,看展览,专门花时间收集好音乐,读纸质书,写博客,写小说,锻炼厨艺,早睡……努力回想,竟一个也没剩下。这种程度的失去,已经不是什么东西能够弥补的了。而我需要失去更多,才能把它们一一寻回,不过这确实是我打算做的。

所以,为了朋友、为了设计、也为了生活,是时候愉快地说再见了。

11
用草图来规划网站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