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深蓝星球

_我也不清楚梦中如何来到这个地方,我只是兀自站着,好像本就该在那一样_

这儿空无一物,除了崎岖不平的深蓝色地表岩石,对,就是牛仔裤的那种深蓝色。走在山谷间听不到任何声音,我差点忘了,原来这里连空气也没有。天空黯淡无光,不知是晚上,还是永远都是这副模样。如此一来,我不禁想到眼睛有欺骗性,比如我们不能说洗照片的暗房里所有物体都是绿色的。没有星光,我觉得自己像是走在午夜的密林中,而那能够让我依稀看清周遭环境的神秘光源,我却没找着

既然不需要呼吸,活动起来似乎轻松不少。我迈开大步前进,引力常量很容易适应,只比地球略小一点。山谷两侧的岩壁,在黑暗中只剩一条极淡的轮廓。那轮廓在逐渐下降,我应该就快走出去了

脸颊微痒,像轻风拂面,或是粘上了蛛丝。没有空气,自然也不会有风。倒可能是某种粒子流,让汗毛全都带上同种电荷。粒子流一定不会凭空出现,果然,岩壁后面升起了类似极光的光带,漂浮在高空缓慢扩散。这些绿色与金色的光晕,最终都飘散成放射状,像两栖类的爪。它很可能是某种来自行星外的能量,相互冲击释放的副产品。极光跃动,天空无比梦幻,地面却不曾被照亮。这两种颜色的光都被吸收了吗?那么岩石有可能就是深蓝色的,或者紫色,我需要一个光谱完整的光源来验证我的猜想

地面在趋于平缓,两边的岩壁最终消失,山谷外是巨大的平原,偶有高耸的断崖挡住视线。地平线左侧猛然拉开一条狭长光线,紧贴地面横向延伸。我顿时有种错觉,会不会我其实一直身处封闭空间,直到它忽然裂开了一条缝。但很快我便发现那确实只是错觉,狭长光线竟是这颗深蓝星球的日出。升起的太阳满满当当占据整个视野,不知是这恒星太过巨大,还是行星轨道太低。纯白色的阳光没有温度,却刺得眼睛疼。奇怪的是,脚下大地依旧昏暗。晃眼的天空与深蓝的大地,种种异象令我感觉天旋地转

余光瞥见背后有动静,山谷中有东西逐渐显现。那是个庞然大物,通体散发着黄绿相间的荧光。如果山谷是一张巨口,那眼前这生物就有它的舌头那么大。它像一卷肠子,一头连着地面,另一头从山谷中缓缓蠕动升起,我胃中顿时一阵翻江倒海

一步步向后退去,才发现平原上四处都是这种巨大的肠子。它们没有眼睛没有嘴,我不太确定这些是不是生物,但它们的表皮像是有机物。在这荧光森林中,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诡异

我注意到黑暗中还有另一种东西在高速移动,只是一团团黑影,无法辨认。一时间我似乎明白了这颗星球的奥秘,它一直在吞食光!那些巨肠散发的微光,正是极光的两种颜色,我能看见的,一定是消化过程中未被吸收的部分。甚至这星球本身,也能将光芒吞噬殆尽,最后吐出一点微弱的深蓝色

此刻我忽然感到害怕,那些黑影是什么东西?它们穿梭在巨肠之间,支离破碎的轮廓一闪而过:细长的足、昆虫翅膀、锯齿……是类似于螳螂的生物吗?目测这些螳螂个头都有篮球场那么大!它们的皮肤一定也是某种吸光材质,最纯粹的黑,透过他们恍如看见深邃的宇宙、世界的尽头

巨肠似乎在减少,或仅仅是被遮住了。那些螳螂一定在靠近,从平原的尽头向我涌来。我低头看看自己,才发觉不妙。原来我是这星球上唯一会反光的物体,像个灯塔,在这幽暗世界向整个星球呼喊:快来吧,到我这里来

“来将我吞食……”

155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