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末日来临

_天气反复无常,各种自然原因或豆腐渣导致的地陷,使我们总无法避免得听到身边有人在说末日将至,如果有那一天,会是怎样的景象。昨晚的梦境也许就是答案_

世界末日的前一天,整片天空赤红,挂在天上的云像滚烫的钢水,翻涌奔腾,可以清楚的看见地表的高温扭曲了眼前的一切景象。我仍在学校里,宿舍楼道里急促的脚步声不绝于耳。我站在阳台,楼下混乱不堪,有人绝望地蜷缩在墙角,夺路而逃的人从他身边踉跄奔过,他们也不知道能逃向何方,草坪上,好几堆人围成一团抱头痛哭。原来末日尚远的时候,我们都能坦然面对,而毁灭近在眼前,真正坦然又谈何容易。我探出头去,目光刚好对上楼下一道凌厉的眼神,他背靠阳台栏杆,以一种瘫软的姿势仰头望天。忽然他的眼神也瘫软下去,视线仿佛失去了焦点,变成了痛苦,继而哀求。他迅速的攀上栏杆,背朝外,浑身一软倒了下去,我看见在空中,他的瞳孔急速放大。我踉跄几步倒退回房坐下,这样的场面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。一声闷响,紧接着楼下的哭喊瞬间放大了千万倍,变成撕心裂肺的歇斯底里。几分钟后,阳台外接二连三地传来闷响,嘈杂的人群中,这种声音尤为刺耳。最终,我站起身,朝阳台走去…

梦醒起床,回忆起的第一个场景竟是《虹之女神》里那关于世界末日的短片,只不过那仅仅是小葵一个人的世界末日。这样的灾难我们无法阻止,在末日面前,人人均等。却有些比天灾更加可怕,那是我们的世界中正在发生的事情

每个人,都无法避免的成为《秒速5厘米》里的宇航员,身边的一切终会成为过往,一心奔向那遥远的梦想,人的一生仅仅是由无数次的擦身而过组成。真的是这样吗?如果真是如此,为什么长久以来,我亲眼目送身边一个个活生生的朋友变成了旅行照、变成了不再闪烁的QQ头像、变成了节日祝福短信,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失落。对不起,写到这里,我需要一张餐巾纸。我羡慕《东京朋友》里的小玲,为追逐梦想绕了一大圈,能够有勇气说出“你就是我的梦想”

走在回寝室的路上,一条松毛虫落在了我的鞋尖,我把它抖进了草丛里。若是换作了少年的我,便会一脚踩成稀泥,因为书上说它是害虫。那么什么是害虫?动物真的可以按对人类有益和有害来分类吗?松毛虫,害虫,一脚踩死;独立博客,害虫,一脚踩死;BT下载,害虫,一脚踩死;facebook,害虫,非死不可,一脚踩死。我们所生活的大千世界,逻辑竟然如此简单

最近挺关注村民自制火炮轰退拆迁队的消息,起先是觉得新奇,看过报道后才感到一股令人老泪纵横的悲壮。然而突然从某天开始,各大主流网站的相关消息人间蒸发,销声匿迹了。我不善于运用双重思想,若不是有些小网站小论坛仍有记载,我也许会开始质疑我的记忆出了问题。但我相信,这些小网站小论坛,他们的记忆出错了,有一天,这些错误的记忆会被更正,有一天,世界会回归“真实的历史”。因为我们都知道,历史是真实的,历史只能有一个版本。而这位炮楼英雄的传奇故事,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像金庸小说一样。关于英雄的传奇故事,到此为止,若是有人想写续集,只能是个悲惨的结局,更可能,是个无言的结局

身边已经有人开始倒计

……2009 2010 2011 201

我也在倒计

……2009 2010 2011 1984

16
Simple life, circle life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