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呼吸停止!

喏,这是我的实验室,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逗留的地方,怎么样?实验室选在海滩旁是不是帅呆了?其实这有助于我的研究。作为一名脑科医学专家,我的工作就是研究人脑的构造与工作原理,我的研究方向需要在一些活体动物上实验,可能导致危险的结果,对于危险级别超过了一定程度的实验,我们会乘船去往一座无人岛上进行。关于我的研究,毫不夸张的说,大脑的复杂程度远超人类有史以来创造过的所有机械与系统。要完整地解读它,将它原原本本呈现在世人面前,那是我下辈子也办不到的事,但我也发现了许多明显的因果关系,尽管这些因果的中间环节仍是未解之迷

前几天我带的两名博士生告诉我U13淹死在水池里了,那是一只4个月大的实验用狗,博士生发现它时,它侧躺在水池底部一动不动,嘴巴还张着,从监控视频上的日期来看,它已经淹死两天了。当我找人把它捞出来时,却发生了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诡异事件,出水的那一瞬间,U13的左前肢抽搐般地蹬个不停,像是要把兜网踢破似的,另外三条腿却耷拉着,湿答答滴着水。拿兜网的环卫工人直接给吓得魂飞魄散,失手把网扔进了池里

U13最终还是被捞出来了,它再也没有蹬过腿,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迹象。我让博士生找人把它处理掉,出于科研道德,这些实验动物必须用特殊的方法处理,不能和我们生活的环境有任何接触,因为它可能引发任何无法预料的后果

等等!实验记录……U13……U13……就是它!!我在一个月前给它进行过麻醉,用微型探机反复电击它大脑同一区域,之后接连好几天它都没有任何异象,实验结果上写着失败。难道和那次实验有关?我紧急召回了U13,给它装上分析仪器,仪器面板的显示结果令人欣喜若狂,U13大脑被刺激过的那块区域仍然活着,其他部分已经死亡。我正头脑紧张地看着分析仪显示的各项数据,身后站着的女博士生忽然尖叫起来,我看到U13的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,它开始蹬腿,四条腿!全身上下都活了过来,它在仪器中挣扎了片刻,安静下来,大摇大摆走下仪器,向房间外走去,就像它从来没下过那个水池一样。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它都表现得完全正常,直到它再次跳进水池,再次以同样的姿势趟在池底,这回它是真的死了。水池正值抽空清洗,它的脑子在瓷板上撞成了一团浆糊

关于U13的案例,我百思不得其解,以我们研究掌握的所有资料来说,它大脑被电击过的那块区域是它的呼吸系统中枢,怎么会影响到左前肢?难道我们一直以来建立理论体系的基础就是错的?不!证实也好,证伪也好,我一定要得出个结论……那么……那么……不不不,这个念头太疯狂了……可是,直觉告诉我这就是解开谜团的那根线头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!就让我來亲自体验U13经历过的一切!

吩咐下去,两个博士生强烈反对,预料之中的结果。没关系,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,这种实验独立完成又有何难,哪怕是在自己身上进行。暗自选了一个周末,打发两个博士生休假去,反锁实验室门,一切尽在掌控

……

睁眼看到的是那个25岁的男博士生,看来我实验过后一直昏睡了整个周末,麻醉剂的剂量可能没控制好,毕竟我可没在人类这种体型的生物上做过实验。他脸上一副纠结的表情,很担心我,却不敢碰我,当然,这是他坚守的科研原则,我就喜欢这样的学生。我活动了一下身体,感觉没什么不适,而且他也没发现任何异常。我说实验还没结束,现在进入了观察阶段,这个危险级别足以到无人岛上进行。他送我到码头,码头停着两艘快艇,尽管是我们去岛上唯一的交通工具,但我们平时更多用它们來兜风。我乘上快艇,向无人岛驶去,那里有足够生存半年的生活设施,我将在那里亲自揭开脑科学的面纱

快艇带起的气流让我呼吸困难……有点不对劲,我……我根本没在呼吸!我停下快艇,钻进底舱,果然感觉不到鼻息。我甚至用船上的沙发靠枕死死捂住整张脸,十分钟过去了,脸上由于压力被捂得通红,我依然活着!找到问题的方向了,实验没错,理论基础也没错,U13被电击的那块区域,和我一样,正是呼吸系统中枢!可是停止呼吸,身体机能如何能继续运转下去?我会弄明白的。不,我要首先回去告诉我的学生们,好让他们同时展开研究

折返路上我异常兴奋,这一片汪汪蓝海,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,远处的沙滩有人在晒日光浴,多么美好的场景。美好……海水……奔向美好……一种奇怪的情绪逐渐占据思想,我甚至松开了掌舵的手,烈日晒得我有点头晕目眩,海水……我需要……我一头栽进海里,无人驾驶的快艇在头顶上轰鸣着远去,我看见它径直向实验室撞去。不好,那个博士生正在里面呢,一声巨响,快艇的引擎爆炸掀掉了半座房子,博士生被气浪炸飞了十几米高,这场景,真是……真是有趣

我沉入海底,沿着浅海的珊瑚丛向海滩方向走去,在海底漫步……多么美好。海滩一带,抬头望去,画面中都是游泳与冲浪者的下半身。这个视角的神奇之处在于,似乎你看到的每个人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掐着脖子,双腿在空中乱踢乱蹬,呼吸真是件多余的事情

海底漫步让人平静,耳膜从水中接收到声音,这感觉与空气中完全不同,一点细微的响动都格外清晰,鱼群转向、细沙流动、还有远处海岸巡逻艇螺旋桨,人的感官瞬间放大千万倍,仿佛进入了更高维度的世界。上方的世界,那些被掐着脖子的人的世界,显得那么愚蠢……是啊,活着可不是为了愚蠢

海底真美好……可是我还要去完成我的研究。无人岛的方向在大海深处,海底逐渐向下沉,越向前走,光线越黯淡,浑蓝的海水渐渐变深变黑。脚下不再有海蟹爬行,生物也消失无踪,置身于一片广袤无垠的黑暗中,真是让人心情愉悦,那是一种毫无生机的死亡之美

视野再次明亮起来,无人岛的浅滩似曾相识,只是少了那些被厄住喉咙的人,真理……他们是不会明白真理的。登上无人岛,岛上的研究中心略显简陋,可惜这是目前唯一能将研究继续下去的地方了。噢,还有我那个学生,他要是能感受这一切该多好……而不是如此愚蠢的死去。引擎声逐渐靠近,我那个女学生驾着另一艘快艇來了,嗯……來的正是时候,我饿了……

83

分享本文: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