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是一名设计师
这里是我记录生活和成长的地方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一座见证我成长的后花园

黑暗农场

最近在ipad上发现一个叫银河帝国的游戏,随意玩了玩,其中种种设定都让人联想起大刘的三体,那宏伟却逼近真实的宇宙文明假设,在这个游戏中体现得淋漓尽致

按下开始游戏按钮,宇宙边缘一个偏远星系,诞生了一支名为green的文明。我的视野中出现了一片荒芜的星球地表,任务系统提示我要尽快建设能源建筑,收集金属、晶体、瓦斯三种资源,发展科技与星际舰队,在宇宙中生存下去,壮大自己的文明

可这并不是一款单机游戏,同样存在着由其他玩家经营的文明,大家可以相互攻击。游戏忽然有趣起来了,为了了解这个游戏的世界观,我派出侦查卫星观察了很多星球,也认真探索过星图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个游戏的世界设定与三......

在时间停滞的真空,与痛苦搏斗

若要说最痛苦的事,身体上与精神上的,无论是什么,一定是只能独自承受的无以言表的苦。如果亲近的人正在承受这种痛苦,自己却爱莫能助,则又是另一番煎熬。这本《爸爸,我们去哪儿》可以说是作者绝望的喃喃自语,同时也是不甘命运的奋起反击。乐观与悲观、希望与失望,像水与酒般交融混杂,分不清界限

爸爸,我们去哪儿?

作者让·路易·傅尼叶的三个孩子,前两个都是残障儿,这对于一位父亲,是何等......

呼吸停止!

喏,这是我的实验室,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逗留的地方,怎么样?实验室选在海滩旁是不是帅呆了?其实这有助于我的研究。作为一名脑科医学专家,我的工作就是研究人脑的构造与工作原理,我的研究方向需要在一些活体动物上实验,可能导致危险的结果,对于危险级别超过了一定程度的实验,我们会乘船去往一座无人岛上进行。关于我的研究,毫不夸张的说,大脑的复杂程度远超人类有史以来创造过的所有机械与系统。要完整地解读它,将它原原本本呈现在世人面前,那是我下辈子也办不到的事,但我也发现了许多明显的因果关系,尽管这些因果的中间环节仍是未解之迷

前几天我带的两名博士生告诉我U13淹死在水池里了,那是一只4个月大的实验用狗,博......

1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