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a Chan

可乐橙每周翻译国外设计精华
点滴积累,分享使人成长

关注微信公众号[可乐橙]
国外优秀设计装进口袋

金雀花与大宪章

昨天看了部纪录片,也查阅了一些文字材料,对诞生大宪章的金雀花王朝有个初步认识。在此粗略梳理一下,以作备忘。

背景

金雀花王朝开端于公元12世纪,结束于14世纪,大宪章诞生在王朝前半段历史中。

在此之前,英格兰国王亨利一世活着的子嗣中没有男丁,他打算将王位传给女儿玛蒂尔达,却遭到了贵族们的反对。亨利一世死后,大权旁落,继承王位的是玛蒂尔达的堂兄史蒂芬。她打算夺回王位,双方各自坐拥部分领地,王国陷入一场分裂。

玛蒂尔达有她自己的办法,她把自己嫁给安茹伯爵。年轻的安茹伯爵获得了玛蒂尔达手中的大量军队、领地与财富,自己夺取了诺曼,占领了王国在欧洲大陆上的领地。可惜他英年早逝,......

43

草原之歌(2013改写版)

_把很早写的小说翻出来重写了一遍,不知道为什么,阅历在增加,反而想不出这样的故事了_

当整个家族一字排开望着夕阳时,气氛庄严无趣。我斜了一眼身旁的妈妈,默默倒退出去。两边长龙般的汤姆森瞪羚队列望不到尽头,族里最快的赛托从一头跑到另一头要多久呢?不过这个任务终究不能交给他,他速度太快难以控制,若是一角扎中了大人的屁股,他就要挨揍了。当然这也不关我事,我只是忌惮他的赛式嚎叫。每次他一叫唤,总能听见远方野猪群里传来回应。我弓起身子打算自己试试,又马上泄了气,我都还没成年,怎么可能一口气跑那么远。

夏日傍晚,草原明亮依旧,我把屁股留给夕阳。有个浅浅的影子总跟着我,我看见自己的轮廓投在一......

32

竹马青梅秋林渡,虎啸龙吟寒云川

抽空再读了一遍秋林箭系列,这已经第四次被这些传奇故事打动。九州世界如今已枝繁叶茂,而我心目中的九州,却未曾改变分毫。那是行吟者的九州,也是末路英雄的九州,归根结底,都是斩鞍的九州

很难想像九州这样庞大的架空历史,是如何在最初七位作者笔下丰满起来。其中我最中意的,便是斩鞍笔下的故事。鲜有千军万马和光怪陆离,斩大神创造出的人物,似乎都少几分豪情,而多了些许苦涩与无奈。其他作者搭起了九州的骨骼与血肉,那么斩鞍雕琢出的则是九州的每一寸肌肤纹理,如此说来一点也不为过

开篇的博上灯是斩大神故事套路最好的诠释。沙场千里之外,是与世隔绝的灯塔哨岗,这是小人物的舞台。八名军士在这座偏远......

黑暗农场

最近在ipad上发现一个叫银河帝国的游戏,随意玩了玩,其中种种设定都让人联想起大刘的三体,那宏伟却逼近真实的宇宙文明假设,在这个游戏中体现得淋漓尽致

按下开始游戏按钮,宇宙边缘一个偏远星系,诞生了一支名为green的文明。我的视野中出现了一片荒芜的星球地表,任务系统提示我要尽快建设能源建筑,收集金属、晶体、瓦斯三种资源,发展科技与星际舰队,在宇宙中生存下去,壮大自己的文明

可这并不是一款单机游戏,同样存在着由其他玩家经营的文明,大家可以相互攻击。游戏忽然有趣起来了,为了了解这个游戏的世界观,我派出侦查卫星观察了很多星球,也认真探索过星图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个游戏的世界设定与三......

在时间停滞的真空,与痛苦搏斗

若要说最痛苦的事,身体上与精神上的,无论是什么,一定是只能独自承受的无以言表的苦。如果亲近的人正在承受这种痛苦,自己却爱莫能助,则又是另一番煎熬。这本《爸爸,我们去哪儿》可以说是作者绝望的喃喃自语,同时也是不甘命运的奋起反击。乐观与悲观、希望与失望,像水与酒般交融混杂,分不清界限

作者让·路易·傅尼叶的三个孩子,前两个都是残障儿,这对于一位父亲,是何等尴尬与无奈。他倒不甘于愁容满面,而是以一种近乎自嘲的方式开起了自己孩子的玩笑,也许这是他表达爱的特殊方式,或是保持清醒的提神清茶。正如他在书中所说,作为残障儿的父亲,他可以开自己孩子的玩笑,这是他的特权

_托马喜欢玩......

呼吸停止!

喏,这是我的实验室,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逗留的地方,怎么样?实验室选在海滩旁是不是帅呆了?其实这有助于我的研究。作为一名脑科医学专家,我的工作就是研究人脑的构造与工作原理,我的研究方向需要在一些活体动物上实验,可能导致危险的结果,对于危险级别超过了一定程度的实验,我们会乘船去往一座无人岛上进行。关于我的研究,毫不夸张的说,大脑的复杂程度远超人类有史以来创造过的所有机械与系统。要完整地解读它,将它原原本本呈现在世人面前,那是我下辈子也办不到的事,但我也发现了许多明显的因果关系,尽管这些因果的中间环节仍是未解之迷

前几天我带的两名博士生告诉我U13淹死在水池里了,那是一只4个月大的实验用狗,博......

51

不同的乌托邦,相同的囚笼

早年先读了《1984》,再来读赫胥黎的《美妙的新世界》,两个乌托邦世界都耐人寻味

作为最负盛名的反乌托邦小说,两者都为我们呈现了不一样的社会形态,稳定、高效,永动机般运转。然而在稳定祥和的背后,隐藏着人性与思想的缺失,或是畸形。无论何种形式的乌托邦,其终极目标都指向社会的稳定,为维持社会形态的稳固,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。这不仅使我想起《一无所有》中谢维克对奥多主义的思考,美好的乌托邦不会是一成不变的,而是一种积极探索时刻变革的动态形式。既然书中两个世界都寂静如死水,必有其骇人之处

《1984》中老大哥领导下的大洋国,物资匮乏,生活凄苦,人民却乐此不疲。强大的舆论管制已经......

一无所有的乌托邦

大学不是个好地方,说实在的,国内的多数大学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学生停止思考。停止思考,其后果固然严重,但如果没意识到,那才是最严重的。

近日翻箱倒柜摸出一本08年3月下半月的科幻世界译文刊,这本只活在“年轻人”心中的杂志,捧在手中,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器物,正如《1984》中温斯顿手捧着珊瑚玻璃镇纸一般感受。

这一期的主打作品是厄修拉·勒古恩的长篇《一无所有》,刚买来时也翻看过……仅仅是翻看,不知所云,或许是因为这部小说采用的是两条时间线交错穿插的写法,又或许是那时的我还有太多东西需要思考,无暇去思考一部如此深刻的小说。

未来世界天马行空的科幻不在少数,《一无所有》在这方面......

56

木精灵

木精灵

昨夜的一场大雨,将一切都弄的乱糟糟的,没膝的草丛耷拉着,让森林尽头的这座破旧的小木屋略显形单影只。木屋的门紧闭着,台阶上的青苔蒙了一层细密的白纱,油亮而鲜艳。空气中还残存蒙蒙水雾在涤荡,散尽之前,都叫做清晨。

小屋的门发出一声嘶哑的叹息,咧开了一条缝,淡绿色的身影在门后缓步移动,一股幽香夺门而出,水雾忽的一下散去了大半,晶亮的光束穿透层层枝叶洒在小屋上,屋顶的露珠发出水......

20

可怕的蝴蝶效应

昨天在看江南的《蝴蝶风暴》

里面又提到了混沌的概念

物理书上混沌的概念并不好懂

可以简单的理解为

世上的事情并不一定会照着它固有的趋势发展下去

有可能在未知的某处出现违逆常理的大转变

就像一首苏格兰民谣里唱的

“坏了一只蹄铁,折了一匹战马;

折了一匹战马,伤了一位骑士;

伤了一位骑士,输了一场战斗;

输了一场战斗,亡了一个帝国。”

混沌产生的原因往往是蝴蝶效应

这是气象学中的一个名词

说的是一只蝴蝶在亚马逊丛林中扇动翅膀

或许会导致德克萨斯州平原上的一场风暴

虽然听起来荒谬

......

53